评展|“胶片已死”,当艺术展览遇上电影、汽车与工厂

。当然,这些母题也出现在同样探讨了北京798由工业产区部分转型为文化产业的“工厂”展中。另有一有趣的相似处,是两个展览都重点关注了木刻这一艺术样式,在上海双年展的语境中,这是由于中国木刻运动的兴起被溯源至1920 年代的上海;而在798“工厂”展中,策展人则更是以作品说话,展现了诸多跟社会主义建设相关题材的大量木刻版画。举例而言,古元五十年代的作品《鞍山炼铁炉之修复》,由策展人精心布置于展厅一角,作品无言,却穿越历史的迷雾,掩不住激情,向今人诉说彼时的工业化热忱。


观众在古元的《鞍山炼铁炉之修复》前
对比上海双年展,绝非要分高下之分,但“工厂”展明显是更具针对性和在地研究的大型展览,其延伸探讨的相关话题也在主题框架之内,不似前者蔓延至诸如“儒释道”等或潮流或异域的话语。要说有什么问题,仍然是大体量展览本身的难于消化。周围朋友多有去看,却很多人说,展览看过一次,时间花了很久,就是看不完。(文/小羊)
汽车:加速现代世界
地点:伦敦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V&A)
展期:2019年11月23日-2020年4月19日
票价:18镑
点评:展览追溯了汽车的历史,试图探讨如何在汽车的文化影响和环境成本之间取得的平衡。
评星:四星
汽车是城市的城市破坏者、电动恶魔,还是人类的科技进步?
这场展览中有闪光的、值得人流口水的物品。如1934年的捷克Tatra T77,还有与汽车有关的电影剪辑、纪录片、工会标语、广告、汽车相关服装和手工艺品,科幻漫画。还特别委托制作的电影展示了日籍卡车司机如何将车辆装饰成精美的、闪闪发光的电灯宫殿。


1934年,捷克制造的“可乘用车” Tatra T77
但展览也展示了光鲜的背后,包括流水线上工人的状况、事故造成的死亡人数,对气候的影响,人类甚至将从福特生产线中学到的方法,用于肢解生猪。展览中将动物拆解和汽车生产放在一起,似乎暗示了某种无情的精神。
如同当下伦敦正在举行的《搬到火星》(设计博物馆)、《你好,机器人》(V&A)类似,展览的重点不仅在于技术,还在于文化。目的是展示汽车如何深刻改变了人类生活的几乎所有方面(包括社会生活,地缘政治,性别政治,城市建设,旅游,经济学,生态学,景观,工业,艺术等)。


美国通用汽车早期车型 LaSalle 的宣传海报
相比阴暗面,汽车更多时候被认为是为时代注入活力、引领社会和经济变革。它们是强烈的发明和创造力被赋予的对象,在展览中这种创造力既可以在亨利·福特的生产线中看到,也可以1962年诞生的雪佛兰敞篷车中看到。尤其在萧条时期,汽车是充满希望的迹象。
对于汽车的幻想和使用功能始终交织在一起。在展览中有一部1950年代的电影,它设想了一个未来,在该电影中,控制室中一名穿制服的人用“网络地图”导航驾驶员最佳路线。而在这部影片边是一位苏联设计专业学生的绘画作品,该绘画早在1928年就提出了一种类似汽车的气泡状起居舱,这种起居室至今仍是未来的流行版本。再往前是1953年的设计的、如同喷气飞机的“飞鸟1”(Firebird 1)概念车。似乎是一些人类已经实现和正在实现的幻想。当然,还有一些关于汽车的“幻想”在实现的边缘——无人驾驶,电动,联网汽车——它们的诞生是否会让世界变得更美好? V&A展览涉及到这一点,在展览最后一个展厅,展示了未来的假想汽车。


1953年的通用汽车“飞鸟1”
但展览的主要目的还是展示汽车如何成为现在的样子,展览的大部分资料来自1980年之前,也几乎触及了汽车在生活的所有问题。但展览没有得出结论,观众可以如同艺术品般欣赏这些工业的产物,其中带着人类智慧的光辉和对脆弱的迷恋,以及随之而来对破坏的认识。 (小松/编译)
分页: 1 2 3